马德民:我们如何推广Vibram香港100

image

Vibram® 香港100 (HK100)

「Vibram® 香港100」是一项极考验耐力的野外长跑赛事。比赛起点为西贡半岛北潭涌,沿途经过多个风景区,包括杳无人烟、水清沙幼的海滩、古木树林、自然远足径、水塘和陡险山径等。整个赛道以麦理浩径为主线,并特意加插若干风景优美的分岔路线,参赛者在竞赛之余,如画风光尽收眼帘之下。终段从香港之巅的大帽山沿路而下,整段路程累积登高路程超过4,500米, 参加者必须于32小时内完成。 「香港100」集耐力挑战与风景观赏于一身,必将为参赛者带来难忘经历,热爱野外赛的人仕万勿错过,请即报名为自己留下精采回忆!(港百)(HK100)

2010年12月,我接受VIBRAM香港100赛事组委会和冠名赞助商VIBRAM的委托,开始向当时的国内越野跑者推广这项全新的赛事。

 

image

第一届VIBRAM香港100赛事是在2011年的1月举行,只有200多位跑者,名气最大的当属Lizzy Hawker。当时从国内去的只有极地跑者和北窗两个跑者,而我正在北京紧锣密鼓地筹备自己生平创办的第一个越野跑赛事——北京冬季越野跑挑战赛。

2010年的中国内地,越野跑还是个很新的概念,在前一年2009年,TNF100试探性地在北京举办,名称是按照北美的习惯称为耐力跑。这次比赛我作为媒体和选手的双重身份参与,跑了10公里后感觉不错。

2011年的香港,当时每年的乐施毅行者是唯一的100公里赛事,但是以团队形式出现。没有个人100公里越野跑赛事。酷爱越野跑的Steve Brammar和Janet Ng夫妻想创办一个个人100公里越野跑赛事,他们是全职商业律师,曾参加过很多本地和海外的越野跑比赛,希望能创办一个类似UTMB的越野跑赛事。他们找到VIBRAM公司,VIBRAM已经开始赞助UTMB,也希望能在亚太地区推动越野跑运动的发展,于是,双方不谋而合,一个全新赛事诞生了。

有了第一届赛事的举办,2012年VIBRAM香港100的举行开始催生新的赛事的出现——首先是大屿山赛事,HK168,TNF100相继在两年间出现,把VIBRAM香港100称作香港越野跑运动的领导赛事,是一点也不过分的。

2011年第一届VIBRAM香港100赛事举行后,我开始着手这一赛事在中国大陆地区的推广。很有限的超长距离越野跑者都把北京TNF100作为他们认知中的第一赛事,并且到2011年TNF100已是第三个年头举办,VIBRAM香港100有什么特色,它和TNF100有什么区别?

刚好这一年,我开始帮助陈盆滨筹划他的七大洲超级越野跑大满贯项目。我发现,像陈盆滨这样喜欢尝试挑战的跑者在国内能参加的赛事非常少,他需要更多的国际赛事的挑战。VIBRAM香港100其实最大的优势在于与国际接轨——赛事创办之初就取得UTMB和西部100英里两大国际顶尖赛事的赛事认证资格;赛事关门时间长达32小时,夜间比赛对国内跑者来说是非常宝贵的参赛经验;赛事报名门槛相对较低,对很多尝试百公里的跑者来说几乎无限制条件;最重要的一点在于,赛事服务非常人性化,这一点吸引了很多跑者。

两位赛事创办人和冠名赞助商VIBRAM都希望能借助赛事来推广越野跑运动。我们选择了平凡人的非凡赛事作为赛事的核心理念和口号,这个一直贯穿在几届赛事中,非凡之队也是肩负这一使命。

由于两位赛事创办人是利用业余时间来筹办赛事,所有香港地区以外的内地的推广都交给VIBRAM来全权负责。于是,有了赛事微博,赛事介绍会、非凡之队招募、赛后分享会等一系列活动。

image

2012年VIBRAM香港100的参赛选手达到750人,比上届多出3倍。其中有将近70人来自中国大陆地区。这次赛事,我带领网络视频直播团队在赛事中首次实施了部分补给站的实时视频播报,参赛者的亲朋好友可以看到参赛者经过CP站的画面,通过微博实时发送比赛动态和视频,赛事互动性更强,在网络上吸引了很多的观众。

环顾民间赛事的发展,你会发现民间赛事在传播方面毫无资源和优势。覆盖率最大的电视媒体不可能来报道民间赛事,所以就需要我们自己开动脑筋。2012年正在兴起的微博确实对资讯的传播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我们的12小时的网络视频直播拉近了赛事和大众的距离,它让大家觉得更贴近和更真实。

 

image

从这届赛事开始,UTMB和西部100英里以及这些赛事背后的赛事认证体系,衡量赛事难度的距离和累计爬升等等名词和概念,才开始被国内越野跑者认识和了解。包括越野跑赛事的价值观和道德观,通过更多越野跑者的感同身受,让我们对这项运动有了更深入的理解。而这些概念对于新兴的国内越野跑赛事来说,是一个可以借鉴和参考的指标,告诉赛事组织者们一个与国际惯例接轨的越野跑赛事。

 

image

2012年的北京TNF100,Vibram非凡之队也有几位队员参赛。刚好我们听说了马拉松女孩郑平患病的消息,于是我们在微博上发起了义卖活动,并且在TNF100参赛的选手,只要佩戴“用奔跑拯救奔跑”的标志,我们就会捐出完成距离的善款。

 

image

另外,我们在2012北京TNF100赛前,联合SEA TO SUMMIT品牌发起“无纸杯行动”,提供100个折叠杯给参赛选手,自觉放弃使用赛事里的一次性纸杯。

也是在2012年,TNF中国首次派小桥和邢姐去UTMB参加了CCC组的比赛,在他们的赛后分享会上,我应邀给听众们介绍了UTMB赛事。当听到UTMB的赛事认证时,八方环球公司才了解到举办了四届的北京TNF100应该向UTMB申请赛事认证。

 

image

2013 Vibram香港100到第三届,规模已经超过千人了,已经是亚太地区专业水准最高的越野跑赛事之一。30个国家1225名跑手参赛,其中有666名香港跑者,来自中国内地的245名跑者占据两成。考虑到国内参赛者的迅速增长,我们在北京组织部分准备参赛的跑者进行集体训练,目的是为督促报名参赛者加强训练,同时也为更多选手创造团体训练的机会。

 

image

2013 Vibram香港100是一个拐点。它标志着越野跑运动在亚太开始进入快速发展阶段。2013年有35个50公里以上的超级越野跑赛事;顶尖选手速度越来越快,仅以Vibram香港100公里赛事为例,2011年赛事有在2人12小时内完赛,2012年增加为10人,2013年升至13人,包括女子冠军和8名香港跑者。中国选手的崛起是亮点之一,中国将是未来亚洲超级越野跑崛起的阵地。但是,这个崛起的过程还有相对长的时间和过程。

从2012-2014 连续三年的Vibram香港100赛事完赛成绩分析来看,中国内地选手进入男子和女子前20名的相对较少,整体水平依然落后于香港、日本等地区。我们的近邻日本有着与中国类似的发展经历,日本的发展模式是“走出去,请进来”,一方面广泛参与高水准赛事,另一方面提高国内赛事的品质,现在每年日本选手参加UTMB的选手都达到近百人,而且国内的越野跑赛事超过50个,获得UTMB认证的近20项。阻碍中国内地越野跑运动发展的一个主要难题就是国内高水准的国际性越野跑赛事少,针对入门级别的越野跑赛事太少,入门级和超长级之间的中等距离赛事太少,而且诸多赛事的报名门槛相对较高。

前几天,我应邀在宁海越野跑赛前的越野跑沙龙分享时,爱燃烧的卡卡提出一个跑步商业化的问题,我想讲讲环法自行车赛带给我的启示。

每年七月的环法赛是车迷们当仁不让的节日,甚至于在中国催生出像环青海湖这样的本土赛事。对于环法赛来说,虽然时常伴有兴奋剂丑闻,不过它作为世界最高水平的公路赛对自行车产业和生活方式的影响巨大。过去20多年里从标价过万的公路车、形形色色的坠山车到环法赛场上的车队,我们看到各种材料层出不穷,让车子整车质量越来越轻,驾控感越来越好:传统钢材并未放弃,航空镁铝合金早就普及到入门用车,钛合金、碳纤维的车架、车轮都在环法赛道上同场竞争。

尤其是在油价高涨回归骑行运动的时代,这些发展几乎挽救了一个看似夕阳的工业。如同F1方程式车赛对世界著名车厂的意义,环法作为自行车运动和产业的最高端,促进和维持着一个巨大的市场、技术进步和生活方式。这就是体育商业化的魅力所在,所谓体育经济的价值。实际上最宝贵的是自行车运动的商业化给几乎每个人都提供了平等的创造机会和激励,几乎每个热爱自行车运动的人都有着自己装配、修理、改装和发明的冲动,每个爱好者的车库、地下室因此也成为创新的小作坊,以此与汽车代表的大工业体制竞争,为这个后工业社会远远不断培养着已经稀缺的工程师,同时完美结合了建立在生活方式追求的创意产业。因此,如果说环法或者自行车俨然成为环保抑或后工业时代创意经济的驱动者,大概一点也不过分。

越野跑运动会有如此的发展机会吗?我们拭目以待。

现在来谈谈这几年来赛事带给我的影响和转变。

经历了2012年VIBRAM香港100赛事,我本人被赛事深深地感染,在连续报道20个小时,我对ULTRA的感觉有了深刻的体验。我暗自下定决心希望在来年赛事中以参赛者的角色去体验这个赛事。

我是在2012下半年确定参赛的。年底才开始真正的跑步训练。我在中学曾是跳高和跨栏运动员,自身的肌肉类型属于快速收缩的速度型。小腿的肌肉疲劳很快,特别是上坡的时候。虽然我早在2008年就开始越野跑,但是都是作为替代登山的消遣运动和追忆青春岁月的方式,我一直恪守不参加超过50公里的赛事。

2013年Vibram香港100是我的第一个100公里赛事,止步于83公里处。看似主要原因在于睡眠因素困扰,细细想来对赛事困难估计不足,体能分配不好而致严重疲劳,自己的完成决心不够和相应赛前准备都不够。身体方面的因素其实还不那么突出,这次比赛给了我深刻的教训—对赛事认真投入将决定结果。

 

image

我特别强烈地回忆着在83公里的睡眠困境。以前在登山时曾出现的下山边走边睡的情景都没有在鸡公山的幻觉那样深刻。山下的城市灯光被我当作了大海上的船火,我努力地睁开眼睛,希望保持清醒的头脑。我知道这是即将进入R.E.M(Rapid Eye Movement的缩写,意思是“眼球快速转动”,它指代睡眠的一个阶段,其特征为多梦)状态的前兆。

我的香港好友Keith Noyes在多年前给我推荐过一个网站,叫做Sleep Monsters(睡眠怪兽)。为什么叫Sleep Monsters?网站的创办人也是个越野赛爱好者,经历过许多天比赛中有时每天只睡一二个小时的惨状。缺乏睡眠是这一行的普遍规律。24小时不间断越野比赛是和眼皮打架,和睡眠怪兽斗争。

 

image

2014年我又回来了,这一年的赛事在报名期间就创下了三个半小时报满1500个名额的纪录。由于赛事在2013年UTMB期间宣布入选UTWT系列赛事,获得了更多的关注。伴随着Vibram香港100的发展的是中国越野跑运动的全面提速,不仅仅表现在参与人群的几何增长,也包括各种赛事、团体的出现,更多的跑者开始走出国门去参与国际赛事。

 

image

再次路过83公里的指示牌,我特意拍了张照片。那个击溃我意志的地方我逾越了,并且把两位曾经想退赛的朋友也成功诱骗到了这里。这一年里工作更加繁重,接送孩子上学,再加上家务活,训练时间只能一点一滴地挤。28个小时完赛,我自己很满意。快肌也成功改造了,自信心也找回来了。赛事在各方面的发展和评价,我也很满意。

回到家里,女儿问我为什么没有小金人?我说,有没有小金人不重要,重要的是爸爸打败了睡眠怪兽。

我又重新回归到把越野跑作为一种消遣运动,我不再参加超过50公里的赛事。每当我奔跑在山间的时候,我就感觉我又接近了大山,我还是希望在未来能重返攀登,我更喜欢在雪山中与朋友一起去努力。跑步实在是太孤独了,追忆似水年华而已。

Vibram® 香港100 (HK100)

「Vibram® 香港100」是一项极考验耐力的野外长跑赛事。比赛起点为西贡半岛北潭涌,沿途经过多个风景区,包括杳无人烟、水清沙幼的海滩、古木树林、自然远足径、水塘和陡险山径等。整个赛道以麦理浩径为主线,并特意加插若干风景优美的分岔路线,参赛者在竞赛之余,如画风光尽收眼帘之下。终段从香港之巅的大帽山沿路而下,整段路程累积登高路程超过4,500米, 参加者必须于32小时内完成。 「香港100」集耐力挑战与风景观赏于一身,必将为参赛者带来难忘经历,热爱野外赛的人仕万勿错过,请即报名为自己留下精采回忆!(港百)(HK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