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东马直击:男女冠军改写历史基普桑出局 设乐悠太刷新日本男子马拉松纪录

 

2018年2月25日早间,今年首个马拉松大满贯赛事、被誉为“世界上最好的马拉松”的东京马拉松起跑。作为马拉松大满贯的新年开年大戏,东马早早就吊足了观众的胃口,历来优质的服务,跑者与民众共同书写着东马的传奇,顶尖高手的厮杀对决……这个周末,东马很火,东京很热。

 

冠亚军均改写历史 基普桑梦断东马

本次东京马拉松有超过百位精英选手(男子103人,女子63人),然而最闪耀的明星还是卫冕冠军、来自肯尼亚的老将基普桑,即将在3月15日年满36岁的基普桑和去年一样,将2小时02分50秒设为自己的小目标。

可惜天气不是那么“给面儿”,东京近期饱受低气温困扰,比赛当天的最高气温也仅有7度左右,甚至一度还被担心有可能降雨,这一幕和去年的柏林何其相似:总是在世界纪录有望改写的时候,出现一些无法控制的因素,然而这就是马拉松魅力的一部分。

当地时间上午9点,在轮椅马拉松和轮椅10公里组出发之后,最受关注的马拉松全程组起跑。

早晨略冷的天气很快就显示了“威力”:在领跑集团的日本选手,有人在第3公里就突然降速掉队;在第一组领跑兔子带动下,领跑集团在14分46秒突破5公里;

29分40秒,第一集团冲过10公里。此时领跑队伍呈现出分化态势,日本精英选手们开始被拉开距离,但21号选手、去年东马的日本第一井上大仁仍在一众特邀选手的领跑方阵之中;

 

然而当比赛逐渐接近半程的时候,局势又发生了变化:赛前夺冠大热门基普桑逐渐降速掉至10名开外,后来由慢跑改为走路行进。这对于志在世界纪录的基普桑有些残酷,东马曾经是他去年的福地,但从那以后的三度大满贯赛事,柏林的30公里退赛,纽约的冲刺以3秒之差惜败,如今的东京也无法让他实现梦想。

基普桑逐渐掉队

在10公里左右被甩开的日本选手却后来居上,设乐悠太在接近20公里处加速,一度冲到了领跑位置,半程战罢,领跑集团的成绩在1小时2分左右,不过略落后于世界纪录近1分钟。

可惜这种冲击并没持续多久,设乐悠太的强势很快就被其他选手压倒,到25公里计时点,他和井上大仁都掉到了10名以外:

30公里,领跑兔子“下岗”,剩下的12公里交给选手们冲刺。设乐悠太状态极好,通过30公里打卡点还曾冲到领跑位置,井上大仁也重回前10行列。

此后第一集团继续分化,领跑的变成了三位黑人选手,他们率先通过35公里的折返点,这也是整条赛道最后的折返,最后的7公里决战开启!

35公里之后领跑的Chumba(译作“春巴”),正是去年在34公里左右被基普桑甩开的。

不过相比春巴,本土选手设乐悠太的突然爆发更抢眼,他的加速先是超越了同胞井上大仁,随后又把两位黑人选手甩在身后,他以2小时的成绩冲过40公里,已经基本上要刷新自己209的PB成绩;美中不足的在于,设乐悠太的冲刺太早,在41公里略有掉速,没能将全力冲刺持续到终点。

春巴率先冲过终点,这是他继2014年之后第二次夺取东京马拉松男子冠军,也成为了东马历史上首位两次折桂的男子选手。

年轻的设乐悠太获得亚军,用时2小时6分11秒,不仅大幅度提升了自己的PB(之前是2小时9分3秒),还打破了日本选手高冈寿成在2002年芝加哥创造的2小时6分16秒成绩,这也是日本选手在男子马拉松赛事中的纪录。

本次东马堪称日本选手的丰收:前10位有6位本土战将,而且刷新了日本选手的男子马拉松最好成绩。

女子全程的角逐相对平淡,Birhane Dibaba以2小时19分51秒的成绩夺冠,她仅以4秒的差距错失新的赛会纪录;不过,Dibaba也成为了首位两度夺冠东马的女子选手。

 

最好的和最快的,东马的“小目标”

“真正的世界一流的马拉松赛事”——这是东京马拉松组委会主席Tad Hayano对本届比赛的期望。

精英选手赛前合影

让人很感叹的在于,作为六大满贯里最年轻的一分子,东马本就有着让人神往的优质服务和贴心的体验环节,去年修改优化之后的赛道还迎来了好成绩井喷,基普桑刷新赛会纪录夺冠,日本本土也有4位男选手跑进211大关,难道东京马拉松还如此“不满足”吗?

优秀的赛事还在追寻精进,这是多么让人赞叹。我们或许可以从以下两点窥出其中原委:

首要的原因,就是那个让很多高手垂涎,让围观群众翘首以盼的世界纪录:它属于马拉松名将基梅托,2小时02分57秒的成绩至今无人可及,此次东京马拉松期间,尤其以名将基普桑的豪言壮语让人印象深刻,他是那么的希望打破世界纪录,伴随他的还有东马设置的三组领跑兔子,连他的家人也是其中的一员;基普桑连续两年东马之前,都“举牌”将2小时02分50秒的成绩作为目标。

去年的优化升级,让东马也成为世界上最快赛道之一

2017年,东京马拉松将赛道优化,赛道后段的6公里困难线路被一笔划去,这样就形成了如今前10公里海拔下降,后面全程几乎一番坦途的赛道,由此产生好成绩也就是水到渠成之事;何况在柏林马拉松连年被期待破纪录的当下,同为六大满贯之一的东马,选择迎头赶上也是情理之中。

在冲击世界纪录之余,这条让人神往的赛道,也是2020年东京夏季奥运会的马拉松赛场,2018年的东马也肩负着别样的使命:日本选拔2020年奥运会选手的分站赛。在被称为MGC(Marathon Grand Champion)的系列赛中,东马显然举足轻重,奥运会参赛资格的争夺正是从这里悄然开启,包括我们耳熟能详的日本长跑名将川内优辉、村泽明伸等人都是MGC的入围选手;在东京马拉松的赛道上,日本选手也曾经有过折桂的历史,他们显然有理由继续派出高水准选手捍卫“主场”。

在东京马拉松让世界瞩目的时候,我们也不该忘记在2018年年初,日本久负盛名的箱根驿传是如何“刷屏”的;如果说,有着近百年历史的箱根驿传代表着日本长跑的历史积淀,那么东马则是一扇面向全世界的窗口,这两个并不遥远的地方连接起来,似乎能够告诉我们,为何日本的长跑在亚洲乃至世界范围能够一席之地。

 

明年抽签会更难,你愿意来当“分母”吗?

无论是刚刚偃旗息鼓的东马,还是两年后的东京奥运会马拉松项目,都在默默诠释着长跑运动的品质:精益求精。这也就让赛事本身更加迷人了。

下图来自往年的东京马拉松,同样也适用于参赛前跃跃欲试的待抽签选手,因为……

能够踏上东马的赛道,本身就是一件挑战人品和能力的事情~

太难中签了!

东马的年头不久,名声却太过火爆,连年刷新着中签率新低:2018年,东京马拉松的中签率只有约8.2%,大概相当于12个报名选手中只有1位幸运儿。

而每一位选手在赛道上,会享受总计高达一万余赛事志愿者的帮助,鼓励和服务;伴随他们的,还有一路的地标式景点,和多个分区不同风格主题的助威人群,更不用提热情周到的路边观赛民众和私补;

东马带起的“节奏”:两位随身携带AED骑行的急救员,和赛道定点的医务站点,保证了它历史上平均约97%的完赛率;

42.195公里的东马之后,还有彩蛋:通过终点之后,从领取完赛浴巾和奖牌,到取物和赛后康复,这一公里让东京马拉松留给人无尽的享受,当然如果你无法参赛,大概就只能羡慕了。

“世界上最好的马拉松”,值得参与,值得学习,让人深思。把一件事儿做到极致,精益求精,匠心正是如此。

 明年的东京马拉松,让人从现在就开始期待了,快去提前积攒人品,预祝抽签成功!

预约2019年东京马拉松报名

一键预约:http://zuicool.com/event/350

 (注:本文图片源自网络)

东京马拉松

东京马拉松赛是世界马拉松系列赛(WMM)(也称世界马拉松大满贯)之一。2007年由东京国际马拉松赛与东京城市公路赛2个大赛合并而成,是日本最大规模的马拉松比赛(大满贯);2019年东京马拉松将于2019年3月3日举行。东京马拉松作为距离中国最近的六大满贯马拉松赛事,是无数国内跑友进击大满贯的首选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