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老人雄 - 2019南京老山越野挑战赛】
Jim 2019-03-10 17:23 比赛

 

 

 

 

 

        “Where is Jim” , 点击发送完提示邮件,提前1小时离开办公楼,迅速在楼下买完早餐面包,直冲上海火车站。跑马拉松好几年了,冲着赶高铁已经严重上瘾,还背着包,时大时小。小数据分析的结果表明,虽偶尔错过火车,大部分情况下都能在开车3~5分钟前冲进车厢,跑马钱没白花。7号,2号,4号,连续三线换乘,45分钟内得完成,应该问题不大。地铁列车将要钻出地面进入宝山站,突然停住了,窗外的黑色加上几盏灯告诉我,还在隧道里。司机广播声音响起,“列车将在此稍作停留,请大家耐心等候。”  一种从隧道深处传来的空灵感。离高铁发车还有12分钟。这可不行,要误车了,我能砸开地铁门下车跑吗?旁边也有不少大包小包的,看起来应该也是赶火车,却神态自若,并不着急。你们怎么了,这赶火车的姿势不对啊?瞧这舆情形势,砸开地铁门是行不通了,只能独自捉急了。一边焦急地等着司机的广播,一边看着表做减法,还剩11分钟,还剩10分钟,还剩9分钟。。。司机的天籁之音并没来,但车动了。此刻特想找人击个掌。冲下地铁,离开车还剩6分钟,安检算最后最耗时节点了。人肉爬楼梯冲出地铁口,来到地面,发现选了一个离安检口远的地铁口。没其它选择,冲吧。3百米的距离,来不及看手表,估计配速4分半。火车站北广场的优势是,进站安检的人少,很快,就安检完了。一路狂奔,上楼、检票口、下楼、进入车厢。每个位置上都坐着人,貌似都坐了好久。不会都在等我吧?我的位置也坐着一姑娘。虽然她是坐着的,但她的眼神和其他旅客不一样,有些飘忽。看来我没有走错车厢,要不要感谢她帮我占位?“你好”,我打招呼。姑娘没吱声,起身径直走开,寻找其它占座机会去了。这姑娘真没劲!路上大概两小时,睡觉!明天4点得起床,今晚10点前必须睡觉,还不知道今晚能不能那么早睡着!

      南京地铁不错,很安静。再次看到1号线的蓝底和白色字体,迈皋桥方向,有种似曾相识感。并不是三年前来南京时留下的印象。绞尽脑汁,蹦出了北京地铁2号线。难道是前朝帝都和帝都血脉相承的缘故? 连地跌安检都被北京公司接管了,“华信中安(北京)保安服务有限公司负责本站安检”。走出龙华站,浦口街面的祥和气息夹杂着寒气,扑面而来。气温比上海低好几度。熟悉的沙县小吃、兰州拉面映入眼帘,立马驱走了所有寒气,5元一碗的混沌及时续了命。顺便买了一瓶上海老酒,就不信治不了早睡不着。酒店离老山公园西南门还有约6公里,明天早上怎么过去?骑车过去?没看到摩拜,智行江北共享自行车,注册要200押金。算了,不骑车,体力得留着爬山。这个位置早上4点半能打到车吗?酒店服务员说,站在交叉路口,24小时都有车。这交叉路口有那么神奇吗?它设计得就不差地皮的感觉,刚才到斜对角,居然走了5段斑马线。我将信将疑地回了房间,灌下半瓶老酒,上床假寐。

 

 

        早上4点,被闹钟叫醒,快速早餐,穿戴完毕,在路口看到了一出租车。司机爽朗地拉着我,先加气,还接了另外一网约叫车的女跑者。得知我从上海过来跑山的,他很是吃惊,对着司机电台,招呼弟兄们,“起床啰,赶紧到这边来,好多人去老山公园跑步哟!” 到了公园门口,司机先收了女跑者的钱,不知道多少,然后收了我24。“这算拼车吗?” 我问他,但并没有问明白他收费是啥规则。罢了。领完号码布,和几位已经到达的跑者,在临时帐篷里坐着。才知道50公里的起跑时间推迟了半小时至6点半,群里有通知,但我和好几位都不在群里。好吧,我坐着半眯着眼补觉,默默地听大家聊。有来自福建的,有来自山西的。有打算只穿短裤跑的,有羽绒服外套加冲锋衣的。我没带冲锋衣,只带了羽绒马甲、皮肤衣和雨衣,气温只有5度,会不会被冻成狗?起跑点的人越来越多,天开始亮了。马上就要起跑了,零星小雨却开始飘起来了。冲锋衣们没有反应。有少数几位已经穿上了雨衣。我也赶紧套上雨衣,清晨寒风的刺骨感立马没了。喇叭里播报的起跑倒计时提醒,嗯啊不断地哇啦哇啦,还说错了纠正了几次。除此之外,没有其它仪式。和马拉松隆重的起跑仪式不同,越野跑算小众运动,刺激的全在路上,当然也在冲刺的那一刻。

   起跑!大家顿时一窝蜂兴奋地冲了出去。很快走不动了。一开始就爬山,上山小道狭窄,只能并排2人。认识的,不认识,此刻大家都是老山越野挑战者,而且都被堵住了,犹如节假日的高速路。大家边聊天边往前挪,就好比在高速路上休闲打羽毛球。“这路线设计得改下,先跑一段,再爬山,不然铁定堵成这样。” “你以前跑过老山吗?” “这路不止狭窄,不少地方还泥泞。” 爬山的过程很慢,摩肩擦踵,前人的脚步刚抬起离开土石台阶,后人的脚步就踏上来了,时机把握得都刚刚好。爬到山顶,间距开始拉开,可以小跑起来了。耳边响起别人手机提示音,“你已经跑步1公里,用时24分钟。” 晕!这龟速,50公里跑到啥时候,我们都得被关门!大家的步子不由得都加快起来。逮到有超车机会,基本都不会浪费掉。下山我也是紧跟快手,兔子式双足碎步下降。前面又堵住了。路上有人已经提醒了,马上要到狮子岭铁链子了,必须得慢,安全第一。大家放慢速度,在怪石上择隙前行,一个挨一个,抓着铁链子,缓慢下山,有点排队领救济品的感觉。几位工作人员在那里吆喝着指挥大家,提醒大家当心。还有一位摄影。第一次摄影,不能放过。我赶紧朝摄影师挥手,提醒她。到了跟前,我问,“拍了吗?” 摄影师回答,“拍了”。 

图片发自简书App

 

   后面的山路越来越滑了,看着是杂草不是路,可能踩的人多,就有了些路的痕迹。也有些地方被踩得没了草,只有泥了。再踩上去,就一步三滑了。这时,手可没法闲着,逮到啥就抓住啥借力,小树、树根、茅草、还有突出的石头。有时候也会抓错,抓到别人胳膊了。一位上了年纪的男士听到一位中年女士说了泄气话,教训的口吻立马想起,“你这样可不行,没有足够的斗志。50公里还怎么跑完?前面我看到一位70多岁的还在跑,和他比,你才多少岁数?”  路上偶尔听着大家聊天,各式各样,还挺有意思。“我跑100公里的,麻烦让一下“ “喔,好快,100公里选手晚半小时出发,就追上来了。” 大家一边闪开道,一边高喊着,“前面的让一下,100公里的过来了。” 我也趁着大家给100公里让出的道,跟着超了几个。被超的有人问我,“你也跑100的吗?” “我跑75公里的。” 问我的人纳闷地问同伴,“你听说有75公里的吗?不是只有50公里和100公里的吗?” 很快,水泥马路出现了。没想到,居然还有马路可以跑。从马拉松跳槽过来的跑者,就擅长跑马路了。我开始猛往前跑。这下山的马路还挺长的,坡度也不小,跑起来后,就有刹不住的感觉。连续超越了不少人,感觉“刹车片”也快磨完了。一直跑到山脚,就到了CP1补给点。这感觉爽,赛车似的,高速开进补给站,换轮胎。

 

 

 

      在补给站吃上了热汤圆,热乎的感觉太赞了。顺便补上一颗盐丸、能量胶。离开补给站,没有跑多久,又开始爬山。前面的背影们有些熟悉,在前10公里路段已经被我超越过的一些跑者,有男有女。他们怎么跑我前面去了?难道他们不进站补给?带着疑问,我慢慢地跟在他们后面,上山我弱爆了,还不用手杖。翻过山顶,又要下山了,我开始有些优势,颠着往下冲。泥泞的路面,一路滑行,再次超越了他们。希望他们今天别让我超过4次。就这样,跑完5公里山路,水泥路面又出现了。跑完,到了CP2补给点。在CP1时,工作人员就提醒我们,下一CP 点有羊肉汤喝。这次我最大的错误不是没有带冲锋衣,而是带了半指的手套。手指一路冰冷到麻木,极度渴望有地方可以暖手。猜测,不仅仅是我,有不少人,即使是戴着全封闭的皮手套,也是凭着喝羊肉汤的这股念想,坚持冲到了CP2。羊肉汤里面并没有羊肉,只有汤。旁边工作人员在切盐水鸭、切着碎羊肉。有人问,“这羊肉能不能直接加碗里?” “这个是冷的,要放锅里煮汤的,虽然买来就是熟的。”  问的人和我都没有往自己碗里加羊肉,安全完赛第一。

 

 

 

 

 

 

   从CP2 出来,虽然才跑完20公里,除了上坡时腿酸速度快不起来,其它但并没有感觉很疲劳。继续赶往CP3。还是爬山,已经没啥稀奇了。还是那么滑,还是那么多碎石,得拣着路走。到达山顶,满眼的山巍巍兮。掏出手机,拍照。人犯错误是有一定惯性的,手机防水套没买到,把游泳用的手机防水套给带来了。每次拍照前,都需要费一番功夫,把防水袋扣费力打开,输入密码解锁屏幕。这些动作在平时不费吹灰之力,现在却异常艰难。手指早已冻僵,光靠手很难打开,需要嘴和牙齿一起上。朋友们,请善待自己的双手吧,不然,等它们不能工作了,就后悔莫及了。照例后面半段是水泥路面,经过了一座军营,没敢拍照。拍了也不能发朋友圈,涉及军事机密。上坡,遇到一座寺庙,路边立着石碑,兜率寺。貌似很有名气,西游记中太上老君住的是这寺庙吗? 如果不是正在越野跑,肯定进去参观下。掏出手机,咔咔,拍下了石碑和庙门。沿着水泥路面,继续往上,遇到了一僧一俗在行走。他们一边行走一边望着我。没走几步,又遇到一尼姑正往下走来,好像长得挺清秀。她也望着我,并不言语。我心里和她说“拜拜”,继续前行。大慈塔门前隐约的梵音,给人一种超脱之感!这塔是刚才在土路上奔跑时远远看到的吗?突然间,非常羡慕和尚尼姑的超脱生活,天天在越野!沿着水泥路,一直冲进了CP3!照例吃吃喝喝,补给能量胶和盐丸。一对老外男女也在休整补给,谢谢他们的参与。有了他们的零星点缀,这个赛事自然可以冠上国际越野赛。我也水涨全高了!

 

 

 

 

 

 

    下一个就是CP4了,50公里的最后一个CP了。虽然只跑了30公里,还有20公里。不过,瞧这路线设计,也难不到哪去,关键是每爬5公里,就有5公里加速带-水泥路。这种设计模式,已让我感觉到完赛基本没有啥问题了。上山跟在几个人后面,同样的原因,上坡就歇菜。听到前面的女跑者啊了一声。好像脚被我前面的男跑者手杖戳到了。“吃东西时,可以往旁边靠一靠,不然就堵住别人了。” 女跑者和同行的男伴很生气,“你戳到人了,不知道道歉,还怪别人”。听到这,我才明白戳到人的男跑者为何突然会冒出这么句,不要堵住别人的话语。呵呵,这样无礼的人居然也来跑越野?  在山顶上,出现了几只白色山羊。从凌晨到现在,除了人,还没有看到其它动物。赶紧掏出手机,咩咩来2张。其实赶紧是多余的,山羊并没有展示出羊该有的害羞感,没有走开。如果是内蒙草原的绵羊,还没靠近到7,8米,就已经躲远了。看来山羊比绵羊胆子大,或者也许是薅羊毛比吃山羊肉所留下的后遗伤害更恐怖。这次水泥路,经过了一片陵园和水库。幸好已是午后,还有好多同行跑者,不然,还真有点心慌。在水库的大坝上急行,一副极美的水墨画横空出世。远处是起伏的群山,连着一大片水泊,几只苍鹰在低空缓慢盘旋。最近几年我很喜欢水墨画,家里壁纸也是水墨画,这次居然看到真的水墨自然了。真不虚此行!跑到路尽头,没看到路线标识,正右拐,后面响起,“往这里”。回头看去,居然是CP4补给点。50公里的最后一次补给点,果然气派非凡,不是路边摊,是搭在农家小院里的摊位。要上一碗混沌,太美味了,关键是暖和,暖和了手指,暖和了胃。听着跑者和工作人员交谈,“你们这混沌居然是现包的啊?包了几万只吧?” “昨天晚上我们就开始包了,累死我们了”。“这是牛肉粒吧,给我直接来一点放汤里”。我也赶紧上前要了一些牛肉粒,泡在混沌汤里,真是人间美味啊!一边喝着美味,一边猛吃圣女果、香蕉。还剩下8公里,赶紧补充体力。

 

 

 

 

    依依不舍地离开CP4,踏上了最后的一段征程。上山的坡比较陡,陆续被一些人超越。几位拄手杖的跑者靠近了。为首的看我极慢的步子,问道,“你竟然没有手杖?来,我给你一根。”  我赶忙摆手致谢,“多谢,不用了。也就剩8公里了。” 看着他们远去,心里想,还是热心的人多。其实我也是热心人,遇到有跑不动的,我会鼓励他们,喊“加油!” 遇到有痛苦状的,也会询问情况。越野不仅仅是身体的历练,也是场修行。最后的8公里不算长,却耗时不少,但没有留下很深的印象。只有那次沿着泥泞的树干台阶,带着冲进9小时的美好愿望往下冲时,滑倒屁降,小腿外侧也因此擦伤了一点点。这是第二次滑到了,CP2之前下坡时,也是直接滑倒,一屁股全是泥,晚节不保。本以为是沿着水泥马路冲向终点,结果还要上山,与出发时的上山路径汇合。以往33公里,37公里通常是腿部感觉最艰难的时刻,这次到45公里了,腿部竟然没有肌肉酸迈不开的感觉,好神奇!神奇的最后,就是最后一公里飞奔了。一路泥泞,啥也不顾,只管往终点冲。与蚂蚁跑群的一大姐一起冲线了,耗时9小时2分钟!第二次跑50公里,第一次完赛,意义非凡。工作人员递上战利品,大白毛巾。披上白毛巾,开始拍照,犹如上澡堂子一般。放下白毛巾,重新拍一波。工作人员很热情,不停地要我换拍照姿势,我也是醉了。终点补给没有途中CP点吃得香,精神放松下来,后面不用跑了,食欲也提不起来。换掉湿透N遍的衣服,穿上干衣服,踏上611公交车,赶往南京南站。车上一阿婆问我,“你们啥活动?”“跑山” “你鞋子怎么不像其他人那么脏?” “我已经换掉了,不然要把公交车弄脏了”。阿婆的口音不是很好懂,从611始发站宁滁客运枢纽来推断,她也许是滁州人。在地铁上,买好6点08分的车票,7点45就抵达上海站,没想到还能这么早回到上海!

 

 

      老山,山如其名,老人friendly。 路线不虐,有将近一半是水泥尽情加速路段,所以9小时完赛并不是奢望。还好不是反过来跑!路遇一跑100公里的宜兴跑者,感觉他全程都在碎步慢颠,无论上坡下坡。和他跑了一小段,他的理念是,全程配速均匀,下坡就算放松肌肉,不能猛冲,透支体力。他说得貌似很有道理。可我不行,上坡时是菜鸟,只能靠下坡和平地猛冲节省时间。越野路线各有风格,千人千面。越野之美,亦如斯乎?2019年3月2日,一个特殊而值得记住的日子!

 

—我就是终点线—

更新于 2019年3月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