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山在那里》 ——梅岭国际越野完赛记
2018-01-26 20:17 比赛

因为山在那里(Because it is there)——这是喜马拉雅山攀登时期的伟大先驱,英国人乔治· 马洛里(George Mallory),在1924年随英国登山队第三次来到珠峰北坡时留下的传世名言。

 

出发从来不需要理由,我知道迈出第一步的那种自由,每一次的出发都会让我热血沸腾,不知道是关于梅岭国际越野挑战赛的推文过于诱惑,还是在17年的最后一天,我执意选择要不远千里的来到南昌,用属于我的方式度过这特别的一天。

 

梅岭位于江西省南昌市西郊30公里处的西山脉中段,鄱阳湖西南岸,北与庐山对峙,有小庐山之称,同时也有南昌的后花园一说,其风景绝美程度可见一斑。

 

2017年12月31日早上8点30分,梅岭国际越野挑战赛如期举行,530名选手跑过曲折的山路,越过浅浅的溪流,雾渐渐散去时,太阳笑开了花,温暖的阳光洒在梅岭的竹海,洒在梅岭的村庄,洒在每一位跑者的心里。 如果努力回想一下,这几年让我如此兴奋的体验,屈指可数,能想起来的大概都是些骑行经历了。而真正的处于山中,近处有水声潺潺,丛林幽静,远处树枝间漏下的几缕阳光,洒落一地,此刻我恰好奔跑在路上,耳边有风,脚下有落叶,头顶有阳光,那种感觉实在是比在经过漫长跋涉后能够洗个热水澡再美美的睡上一觉更加来的舒服。 这是我第一次参加越野比赛,赛事团队周到的服务,宽广的户外空间,特别是山顶一览众山小的绝美景色,让我着迷,同时也可以让我真正检验自己的身体素质,满足冒险精神。 赛前的晚上,久久不能入睡,如果不是因为太兴奋,那就是脑海里还在回想南昌斑斓的夜景,又或者在想明天抵达终点的时候该摆什么姿势。

 

很幸运的是,第二天起跑前结识了三位小伙伴,辰哥,云哥,还有林哥,给我很多建议和指导,让我更加坚定了完赛的决心。因为有着相同的爱好和一颗永远年轻的心,方才遇见便已成老友,相谈甚欢,赛前的一丝紧张不觉间已烟消云散。或许越野的意义就在于此吧,不仅能够欣赏美景,同时还可以结识有趣的人,听他们说着各自不同的人生经历,有欢笑更有感动,让每一次的征程都有回忆。 起点设在岭秀湖广场,感觉很燃,热身,检录,在熟悉的音乐声中出发起跑,前面一公里是大马路,不紧不慢的按自己的节奏来,慢慢适应,有雾的早上确实有些冻,但是大家都活力四射。 上山以后,便是爬升,但是整体还算顺利,不知道是因为精力旺盛,还是初生牛犊不畏虎,第一个打卡点居然排到了第14名,心中窃喜。随着爬升高度越来越大了,坡也越来越陡,之前的兴奋劲儿到了十公里的时候,所剩无几,留下的只是海拔上升后的膝盖酸痛。好几次想着放弃,跑跑停停,仿佛这段路没有尽头…… 爬过最后一段上坡的时候,我开始有些奔溃,如果爬过这段,还是上坡,我不来了。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下一坡,可能是上坡积攒了过多的怨气,在下坡的时候跑的特别快,仿佛要在山林中飞起来了。下坡之后紧接着便是一段平路,终于体力开始慢慢恢复,中间吃了个香蕉。坚持到了第二个打卡点,让我惊喜的是,这次居然排到了第七,在乌井水库补给点,我吃了一小半面包和半个香蕉,一鼓作气准备保持到终点,但是在离终点一公里的平路时,腿抽筋了,前面26公里都跑过来了,最后一公里了,必须到达。 看到岭秀湖广场的时候,已经有现场的声音传来,终于在撞线的那一刻,我忘却了所有的酸痛和艰辛,所有的流下的汗水在那一刻都是值得的。最终我顺利完赛,还意外的让我这个第一次参赛的选手,获得了25km男子组的第七名,意义非凡。 2017年的最后一天,我满载而归。

 

那天晚上我选择留在了南昌的街头,虽然脚有些酸痛,但是我抬头挺胸,自信而从容,守着南昌的夜,迎接美好的2018年。 一旦出发,必须到达,因为山在那里,风景在那里,故事也在那里。

更新于 2018年1月2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