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海南(三亚)马拉松--个人首个半马全体验
皮戈_LP 2017-03-20 12:31 比赛

从三亚跑完半程马拉松回来已经有几天了,忙碌的工作并没有阻止我记录首次马拉松经历的想法。

 

报名。

 

2月6日,年后上班的第二天,无意中看到海南(三亚)马拉松的消息。军校毕业从海南走入部队、进入社会的我,对海南有着非同一般的感情。时间虽然只有短短一年,基层部队简单热情血气方刚的官兵、热火朝天的训练生产、艰苦简陋的生活环境,给我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记,强健了我的身体,磨砺了我的心智,丰富了我的情感,增长了我的见识。此外,海南独特的热带风光和清新的空气,特别是三亚迷人的阳光海滩,五指山冬暖夏凉的气候,抓住了我的眼,也留住了我的心。多年来,无时无刻不在吸引我找寻机会回到这里,从刚开始在部队时的因公出差,到后来转业后的旅游休闲,每年总要前往好几次。心有海南情结的我,已经训练近五个月、准备年内完成首个全程马拉松的我,很自然有了参加海马半程的想法和冲动。想法归想法,但心中还是有一些担心,担心老婆是否支持,更担心离开跑不到三周的时间是否还能报得上名。当晚顺利得到老婆的支持后,2月7日上午通过官网果断报名并获得成功,当看到2月11日官网发出参赛名额已满的消息时,心中暗自庆幸。2月19日,从官网上得知自己的参赛号码为A6923。

 

准备。

 

从去年十月份开始的训练,至今没有专门的教练,也没有参加任何跑团,关于跑步的相关知识,我都是通过网络自学并在日常的训练中进行实践。通过网络,也了解到一些赛前准备的要求,从跑量调整到身体检查,从营养补充到睡眠保障。首先要做的是训练强度的调整,报名时,自己每周的跑量基本上是35公里左右,每周跑步三至四次,15公里至17公里的LSD总共有过三次,其中只有一次在春节后。2月11日,周六,在二沙岛跑了17公里的LSD。接下来的一周,也是赛前的倒数第二周,开始适当减少跑量,周一、周三、周五是8至10公里的配速跑,周日是12公里的LSD。赛前的最后一周,明显减少了跑量,周二7公里、周四5公里,不跑的日子进行强度不大的力量辅助练习。虽然没有跑过一次20公里+,但根据网上跑友的经验,我对自己的跑量还是充满了信心。饮食和睡眠方面,自己也按照要求进行了相应准备,主要是加强自律,拒绝应酬。一方面,取消了自己2月16日的生日聚会,暂缓了龙部长等同事的年后小聚,也取消了每个周末和朋友们的例行聚会。令人感动的是,得知自己要准备海马,朋友同事都很支持。营养方面没有特别的安排,每天多吃一些水果的同时,也刻意让自己的饮食清淡一些,在单位食堂吃饭时连每顿必吃的辣椒酱也基本不吃了。不再应酬,也不再暴饮暴食,加上良好的心态,睡眠自然也得到了很好的保障。虽然自己感觉身体各方面都不错,还是在2月21日进行了体检,心电图正常,血压正常,生化验血各项指标,除了尿酸偏高其他也都正常。这样的结果,一方面坚定了我对身体方面的信心,也让我看到自己几个月的坚持,换来了包括尿酸在内的多项指标的好转。预定机票、酒店,还有外出请假,也是准备工作的重要内容。多次到三亚的出差旅游经历,机票和酒店早早轻松搞掂,领导的支持让我的请假也没有任何阻力。

 

出发。

 

2月25日,周六。考虑到赛前一晚兴奋难免会影响睡眠,而晚上广州至三亚的航班凌晨才能到达,所以没有按照最初的计划周五晚上出发,而是定在周六上午前往三亚。充满期待的个人首次马拉松,确实让自己的内心难以平静,周五晚上十二点以后才强迫自己休息,周六早晨四点不到醒来后再也无法入睡。不到七点,我和老婆带上早已准备好的行李离开了家。微亮淡灰的天空下,街边的路灯依然明亮,马路上偶尔有车辆疾驰而过,马路边的垃圾转运点,几名环卫工人正在劳作。虽然比往常多穿了不少衣服,但骤降的气温和干冷的北风,还是让人感到不少寒意。在楼下的米粉店用过早餐,滴滴快车到林和西地铁站,搭乘还算宽松的3号线,八点十分左右就抵达机场。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乘坐早班航班出行的旅客总是比较多,这次也不例外,随着排起的长龙、经过比较漫长的等待之后,顺利通过了安检。登机口附近,通过衣着打扮和鲜艳的跑鞋,可以判断出有好几位与我同行的跑者,或独自一人、或结伴前往。比较准点的起飞之后,飞机穿过广州上空厚厚的云层,在艳阳高照的云层之上、纯净的蓝色苍穹之下平稳飞行。十一点刚过,我们如期降落在同样多云、不见阳光的三亚凤凰机场。走出机舱,明显感到了气温比广州高出不少,也明显感受到了空气更加纯洁清新。机场到达厅出口,有好几组举着旗帜的赛事志愿者,他们的任务是欢迎来自世界各地的跑者,并根据需要将他们从机场送上开往参赛包发放点的免费班车。由于到达的时间与官网上公布的班车时间还有一段差距,我们计划自行前往市区。在机场出口,比较顺利找到了摆渡车上约好的滴滴快车。得知年轻的司机来自海南本土的乐东,多了一份意外也多了一份亲切,于是轻松愉快地聊了起来。聊三亚刚刚过去的热火朝天的春节,聊他的家乡乐东的发展,更多的时候,聊我们三亚之行的目的,聊马拉松的基本常识。看得出,很少离开海南的他,虽然暂时生活在第二天就要举办马拉松比赛的城市,对马拉松本身还十分陌生,对我们自费从外地过来参加一场不可能取得好成绩(拿到奖金)的比赛十分好奇,话语中透出不可思议,脸上写满诧异。从机场到酒店,大部分路段是马拉松的赛道,所以在和司机聊天的同时,我也关注着沿途的路况和风景。宽阔平坦、乌黑发亮的柏油路比往常更加整洁,让人印象深刻的是马路上很少有大型车辆经过,除了色彩鲜艳的旅游大巴,基本上都是挂着全国各地车牌的轿车,这些似乎都在提醒我们,这里是热带旅游胜地三亚,此时北方还是寒冷的冬天。马路旁已经摆放有部分封闭道路所需的设施,隔离带和马路两旁,除开部分地段有酒店民居,基本上都市粗壮挺拔的棕榈、婀娜秀丽的凤凰,以及低矮纤细、开满黄色红色花朵叫不出名字的小树,远处的山峦层层叠叠、绿意盎然,不知不觉中,已经对次日的比赛充满期待。不到半小时,我们已抵达网上预定的酒店。一方面,这家酒店是我个人比较心仪、所以也常入住的酒店,另外,酒店是本次赛会指定的两家酒店之一。酒店紧邻赛道,离出发点约6公里。办理好入住手续、安顿好行李,下楼到酒店的美食街用了一顿简约而不简单的午餐,然后回到房间休息。一个小时的深度午休,大大缓解了早起的疲惫。离开酒店领取参赛包前,我们坐在宽大的阳台上,泡上自己带来的茶叶,摆上自带的瓜子,喝茶吹风。或白或灰的天空依然布满厚重的云层,近处楼下是东南亚风格的园景,几乎没人嬉戏的水上乐园比往日多了一份宁静,酒店旁的凤凰路就是次日马拉松的赛道,向前穿过不远处的金鸡山继续向前延伸。 我们起身离开酒店已是下午四点,参赛包发放点位于起跑点附近的美丽之冠时代广场。广场上人虽然不多,但也聚集了不少各地的跑友,每个人的穿着都有或多说少的跑步元素,有的甚至从背心短裤到头巾鞋袜,全身标准的马拉松装备。除了领取参赛包的跑者外,有的在各种有海马记忆的标识物前合影留念,有的在博览会展台前挑选装备,还有的站在一旁认真交流,我想他们应该是初次见面刚刚认识的新朋友、抑或是曾经谋面很久不见的老朋友。根据自己的参赛号码很快找到了领包区域,从热情的志愿者手中接过参赛包并完成计时芯片的检测,我们还和大多数跑者一样,来到海马标识前拍了几张照片,并在一旁的环保倡议板上签上自己的名字。随后,我们来到了不远处的三亚市图书馆门口,这里是此次马拉松的出发点,几名工人正在搭建出发仪式的舞台,偶尔有路人、或者和我一样领完参赛包的跑者拍照留念。 图书馆位于白鹭公园的一角。白鹭公园是三亚市民常去的休闲场所,我也多次从公园两旁的马路经过,第一次置身其中,就被这里闹中取静、空气清新的环境所吸引。植被茂密的公园位于离三亚河不远的临春河边,园内到处是纵横交错的河沟湖塘,散布在公园内大大小小的湿地,周围是枝繁叶茂、根系发达的红树林,树梢上的点点白色是栖息在上面的白鹭。湖岸边,几只全身雪白的白鹭亭亭玉立,偶尔用力一蹬他们细长有力的双腿,展开飘逸舒展的翅膀,起身从水面掠过。沿着公园的小路前行,两旁满是微微泛黄的草地,以及各种叫得出名叫不出名的热带树木,有的枝繁叶茂,有的开满鲜花,还有的树叶落尽待发新芽。印象尤为深刻的是那些散落在公园各处的玉兰树,光秃秃的树枝上绽放着娇嫩的鹅黄色花朵,让人看到之后心生温暖,油然而生怜爱之情,以及同样没有一片叶子、高高大大的木棉树,耀眼的血红色花朵挂满枝头,让人骤然而生的是敬仰之情。路上有不少和我们一样散步休闲的市民,偶尔也有或年轻或年老的跑者经过。路边的健身器材上不少人在活动筋骨,我想他们中间应该也隐藏着民间健身达人。湖边的树林里,有两位热爱音乐的老者,男的吹笛,女的唱歌,和谐怡然,自得其乐。经过连接临春河两岸的人行桥,我们离开公园来到三亚的老城区,沿着有些凌乱的街道前行,在街边的店铺为次日的早餐准备了些许面包水果。本想直奔“幸福后安粉”解决晚餐,但距离实在不近,就在路边的快餐店先来了一份中式快餐,安抚一下有些饥饿的肚子后继续前行。终于到达位于吉祥街的“幸福”粉店,每人有来了一碗米粉,味道依然独特可口,完全对得起我们这么远的长途奔袭,只是爱吃辣椒的老婆,居然被店里自制的黄灯笼辣椒酱辣得快要掉眼泪,着实让我有些意外。 虽然已经走了两个多小时,虽然次日还要参赛,但实在是吃得太饱,我们决定沿着海边的三亚湾路继续走一段再坐车回酒店。这是一段我们不知走了多少遍的路,每次来三亚都要走几次,或清晨,或下午,有时也在黄昏和晚上。印象中,无论是沙滩上还是椰林下,早上都是游泳走路或跑步的晨练者,下午或黄昏有人在海边嬉戏,也有人在椰林下打牌下棋,晚上则以在海边吹海风的人为主。从着装打扮、说话口音和面相体型可以判断,本地人并不多,大部分是以东北为主的北方人。穿过马路,穿过随着响彻云霄的音乐在马路边椰树下翩翩起舞的人群,我们来到海边的沙滩,相比马路边的吵闹,这里要清净得多。安静悠闲的游人,有的静静地面朝大海眺望远方,有的沿着海边漫步。远处的凤凰岛上,造型独特的度假酒店被闪烁的霓虹灯包裹,与海水中的倒影连成一片,分外艳丽妖娆。在沙滩上吹了一会儿海风,回到马路边继续前行,沿途热火朝天的气氛给我带来不少惊讶。从全国各地到三亚过冬的“候鸟”,视马路边的椰林为舞台,尽情活动自己的筋骨、展示各自的风采。舞动的人群、激昂的音乐,广场舞民族舞健身操太极拳时装秀,种类繁多,新疆舞傣族舞藏族舞大秧歌,民族多样。印象最深的还是十二位走秀的阿姨,身着统一的晚礼服,全然不顾周边吵闹的广场舞音乐和热舞的人群,在属于自己的一小片椰林下,踩着舒缓的音乐专注而优雅地走着猫步,披在肩上的纱巾也跟着节奏随风起舞,脸上始终挂着的微笑迷人而温暖。同样让我们感叹于神情专注的,还有几位夹杂在人群中玩扑克牌的叔叔阿姨,身边强劲的音乐、欢乐的人群似乎与他们毫无关系,静静地在昏暗的灯光下找寻属于他们自己的另外一种乐趣。 回到酒店,央视直播的昆仑决格斗比赛正在酒店的会议中心激战,对此没有太大兴趣的我们,并没有给予更多关注,只是在酒店的大堂和电梯,常常可以碰到参赛的拳手和教练,有黄皮肤的同胞,也有白皮肤的欧洲兄弟,个个健壮精干的身材自不必说,他们坚毅有神、富有攻击性的目光令人难以忘却。回到酒店没过多久,坐在房间阳台上聊天的我们发现天空中飘起了小雨,加上越来越大的北风,让人感到了丝丝凉意。回到房间,精心准备好参赛装备和次日的早餐,怀着对自己首次马拉松的强烈期盼、对比赛场景的种种设想、对完赛后的各种憧憬,终于在十二点左右艰难入睡。

 

参赛。

 

2月26日,周日。闹钟定的是五点,可四点半不到我就醒来了,而且十分清醒丝毫没有睡意。洗漱完毕五点开始早餐,一根香蕉、三片面包,加上参赛包里预备的一盒早餐奶,这是自己吸取大量网友的经验后精心准备的跑前早餐。从实际效果来看确实不错,既补充了能量也不至于太饱,不过其实还可以少吃一片面包。走出房间来到阳台,仍能感到些许凉意,昨晚的小雨早已停歇,让本来就不错的空气更加清新。明亮的灯光下,马路边已有不少志愿者开始集结,马路上也有交通管制的警车来来往往。不到六点,我在老婆的陪同下出发了。刚走出房间,就看见斜对门的客人也从房间出来,比赛专用运动红色上衣、黑色跑步短裤和亚瑟士跑鞋,他的装扮告诉我们他也将前往马拉松起点。很快我就得知来自苏州的他,也将参加半马的比赛。在马路边等车时,我们还遇到了一位热情的妈妈,来自江苏江阴的她,刚刚将参加半马、在东京上大学的24岁儿子送上车。告别老婆和“江阴大姐”,我和“苏州大哥”(目测年龄应该比我稍长、但不会超过50岁)一路小跑到另外一条马路,等待“苏州大哥”预约的、因封路而需调整线路的网约车。为了保持体温,我在比赛服外加穿了外套和长裤,这一路的小跑让我开始微微冒汗。相同的爱好、相同的项目,我们也有了更多的话题,到达安检口下车时,我同“苏州大哥”已经熟悉起来。相比于我这个新手,他更加成熟和老道。跑龄已有五年的他,目前已参加了江苏省内外的多场半程马拉松,PB为“140”,训练时间以早晨为主,冬天每周3次左右,其他季节基本上每天坚持。进入安检口,我们送上彼此的祝福和鼓励后挥手告别,我前往指定地点存包,轻装简行的他直接前往起点。按照熟记于心的参赛指南指引,很快找到了存包的车辆。本来还担心过早存包是否会影响体温,但赶车时的一段小跑,加之已经置身于周边满是热情跑友的环境,身着短袖短裤比赛服的我,丝毫没有寒意。穿过临春河上的临春桥,进入集结地域白鹭公园,一路上全是参赛的跑者,既有和我一样的“独行侠”,也有携手前往的甜蜜情侣,更多的是服装统一、扛着大旗、有组织的跑团代表,或行色匆匆前往集结地域,或站在路旁边说笑边拉伸,当然也少不了摆出各种造型留影的帅哥美女,个个脸上挂满兴奋和开心。图书馆门前的马路上已聚集了不少跑者,从起点处一直绵延向后伸展。开幕式的舞台上,主持人和嘉宾已经就位,激昂的音乐响彻云霄。虽然知道有歌手黄征、许飞和奥运冠军吴敏霞夫妇等明星选手出席,但自己没有过去凑这个热闹,而是到一旁的公园内进行热身。按照计划慢跑、拉伸之后,七点二十左右穿过警戒线来到半程出发点。由于安保工作并不是十分严格,我也有机会直接站在了半程队伍的最前面。剩下来的等待时间,大家一边在原地热身一边营造欢乐氛围,每每头顶有来回盘旋的直升机飞过,都热情的伸出双臂欢呼。此刻,我们都是彼此眼中的风景,不少人手里拿着手机不停拍照,我也请身边的跑友为我拍了几张,留下这欢乐而难忘的记忆。我身旁的几位中老年跑友,展开一面印着“老兵跑团”的鲜红旗帜,以身后同样兴奋的选手为背景,围在一起合影留念,让我这个刚脱下军装两年的“老兵”从心底涌起一份感动。 七点三十分刚过,前方传来出发起跑的枪声和选手们的欢呼声,比赛正式开始。和所有马拉松出发时一样,刚开始我们也只能随着大部队缓慢前行,不过,与网上不少跑友吐槽的漫长等待想比,我们只经过大约三分钟的时间,就抵达“出发拱门”。举起双臂欢呼着告别头顶的摄像机之后,正式踏上自己的首个半马征程。置身于或严肃或轻松的近两万名跑者中,看到赛道两旁热情欢呼的观众,确实如网友们所说,很容易让人因兴奋而不由自主加快速度。但是,我还是牢记资深网友、严肃跑者们的忠告,下意识将配速控制在每公里6分30秒左右。很快我们就经过了外形如几颗巨树的美丽之冠酒店,来到了满山翠绿的临春岭森林公园。不知何时天空开始飘起了细雨,头顶不时有现场直播的直升机飞过。以前只在电视上看见、包围在我前后左右的跑者,男女老少无不充满活力,有的着装专业、步履轻盈、表情专注,一看就是有一定跑量积累的严肃跑者,也有的着装搞笑、节奏混乱、表情夸张,他们崇尚的是重在参与娱乐为主,形成了马拉松赛场上的另一道风景。至于我自己,虽然思想上比较严肃,也积累了一定跑量,步履应该还算轻盈,表情应该也算轻松,但初次参赛的我,目光还是被身边的各种新鲜事物所吸引,眼睛忍不住四处张望。首先吸引我的是路边形式多样的“加油站”,有跳健美操、街舞的学生,有身着民族服装激情热舞的广场舞阿姨,还有玩转动感单车、搏击操的专业健身教练,他们的热情和专注真的能给人以力量,不少跑者还不忘停下来与他们合影留念。至于选手,那位身着橙色上衣的“轮椅大哥”最令我敬佩,满是汗珠的脸上扬着轻松和自信,双手不停的滚动车轮随着人流前行,同样值得点赞的还有他前后左右的跑者,主动为他留出前进空间的同时,都会竖起拇指为他加油。只有超越时才能看得到的几位或呆萌、或调皮的小朋友也让人喜欢,一位是在父母的陪同下、骑着小单车夹在人群中奋力向前的呆萌小孩,表情专注、眼睛圆瞪,脸颊因憋气而泛红,我理解父母亲的良苦用心,也佩服小朋友的努力精神,虽然周围的选手主动为他让路,但这样的场合还是存在一定安全隐患,我想这种行为还是不值得提倡。还有几个身着黄色校服的足球小子,个头不高、身材精瘦、皮肤黝黑,跑姿有模有样,或许是调皮好玩、亦或只是经验缺乏,他们一会快一会慢,所以不到5公里的距离在我的眼前出现了好几回。最赏心悦目的当然是几位来自“新丝路”的女模特,她们身着清爽的白色T恤、黑色田径短裤,外形靓丽、个头高挑、身材匀称,在绵延的人流中显得格外引人注目,对于争相与她们合影的跑友,也总是报以甜美的微笑积极配合。还有为数不少的急救跑者,每跑一段总能看到他们身着有明显标识白色背心的身影,每跑一段也能看到她们在路边为抽筋的选手喷洒药水和按摩。 经过同样绿意盎然的金鸡岭公园,很快就是迷你马拉松的终点。稀稀落落飘洒的雨丝不知何时已经中断,我们告别包括前面提到的小朋友、女模特和无数重在参与的一万名“迷你”跑者,沿着宽阔漂亮、干净整洁的凤凰路继续前行。作为跑者的我,此刻呼吸畅通、脚步轻盈,浑身感觉十分轻松,决定稍稍提高速度,配速从每公里6分5秒调整到5分50秒。经过环境优美的三亚市第一中学,不远处我们入住的酒店已清晰可见,我也更加关注路边的观众,我知道,一早等候在路边的老婆一定在热切期盼我的到来。刚过酒店园区的一个路口,老远就在前方红绿灯路口的人群中看到了身着粉红外套的老婆。我的举手示意很快有了回应,我也调整好表情和跑姿,双手竖起拇指,以轻盈飞翔的姿态奔向早已准备好手机拍照的老婆。告别老婆,很快就是6公里的指示牌,一边跑一边还在遗憾,刚才跑得太快了,应该跑慢一点、或者停下来,让老婆好好拍几张。不过,作为一个严肃跑者,这种遗憾很快就被比赛本身的魅力产生的吸引力所替代。首先吸引我的是前面的一位老者,瘦削的身材和有节奏的步伐一样引人注目,更加吸引眼球的是他背后那块白底黑字、“75岁”的方形布块。有几位跑友围在他身旁边跑边聊,我也从他们的聊天中得知,75岁的他已有多次全马经历,这次跑的还是全马,对这位自己遇到的年龄最长跑者,我除了敬佩就是感动。同样吸引我的还有那位一直独自跑在我前面的“儒雅大叔”,半马号码布用针线缝在红色比赛服后面(包括我在内的大部分选手都是用回形针将号码布钉在参赛费的前面),裤子是比较专业的黑色七分压缩库,鞋子也是同样专业的亚瑟士。从两鬓花白、整理有序的头发判断应该是一位年过花甲的儒雅大叔,轻盈的脚步节奏感十足,速度稳定且与自己的配速相近,羡慕之余我也把他当作了自己的“兔子”,决定跟随他的速度和节奏继续前行。 找到了自己的“兔子”,跑起来更加舒服,心理上也多了一份寄托,忽然发现身边的风景也更加迷人,展现在眼前的景色仿佛一幅优美的热带田园风光画。乌黑的柏油路面,在昨晚小雨和起跑时雨丝的浸润下,显得越发光亮整洁,矗立在隔离带中间和马路两旁的棕榈树,轻轻摇曳着细长的枝叶,欢迎和鼓励来自世界各地、有些疲惫的选手。马路两旁是一大片被银色田埂隔开的农田和菜地,沾满雨水的庄稼和蔬菜显得格外翠绿。农田和菜地的尽头,一面是若隐若现的山峦,一面是林立在海边的高档酒店,山峦和高楼间,飘荡着层层银色薄雾。这段我认为半程马拉松风景最为迷人的赛道,从6公里处一直延伸到约9公里处,之后便来到了三亚著名的回民聚居地――凤凰镇。这个几年前还叫“羊栏镇”的小镇,大约在明末清初,由陆续从海南岛内各处迁徒而来的回民形成了回族社区。小镇因在以汉族、黎族、苗族为主的海南岛生活着几乎全是回族同胞的居民而让人感到稀奇,也因多年以来曾是往来机场与市区的必经之路而在全国游客中享有很高的知名度,后来可能是因为离凤凰机场近的缘由而改为现在的名字。进入小镇,仿佛置身穆斯林的世界,街道两旁的穆斯林幼儿园、伊斯兰建筑风格的回族小学非常醒目,加油站、清真饭馆和水果商铺的名字除了汉语,更为显眼的是阿拉伯语,而站在马路边为选手加油的热情观众,男的大部分都戴着小白帽、女的都头顶印花毛巾或纱巾。通过近年来的整治,作为赛道的马路确实干净宽敞了不少,但赛道两旁林立的各类民居和商铺仍然有些凌乱,特别是不少由民居改建的民宿客栈,看起来格外拥挤。 经过10公里的指示牌,我的耗时正好是一小时。沿着凤凰路在小镇上继续前行不到1公里,就到了前往机场的路口,这里也是凤凰路和海榆西路的连接点,赛道从马路的左边改到了右边。继续往前,很快就看到了11公里的指示牌,感觉依然轻松的我,跟着“儒雅大叔”的速度,配速也提到了每公里5分40秒,不过对于完赛时间自己并没有考虑太多,还是参赛前的“230”。沿着海榆西路继续前行,刚开始的一段,路边基本都是凤凰机场的围墙,再往后除了稀稀落落的村庄,就是农田和等待开发的闲置绿地,隔离带中间和马路两旁,是更具海南特色的椰子树,还有就是赛会准备的更加密集的饮水站、补给站、救助站和移动厕所。人车稀少的原因,马路两旁的警戒带似乎也不见了,除了偶尔有伴随劲爆音乐热舞的“加油站”表演,不时还有“加油”声从民居的客厅、窗户和门前小院传来,声音或稚嫩清脆、或沧桑沙哑,但都给人以力量。 在15公里处的饮水站,按照计划我进行了第一次补给。由于速度较快加之手中有汗,刚刚从志愿者手中接过的一瓶运动饮料很快掉到了地上,从转身捡起到胡乱喝上几口都很是别扭,就连刚刚立下的向“儒雅大叔”学习将用过的水杯扔进“垃圾箱”的决心也没有实现,而是将饮料瓶随手扔在了路边。接下来,有点懊恼沮丧的我一边调整心态和节奏,一边自我安慰这也是自己首马必须交的“学费”,跟着“儒雅大叔”的节奏很快来到了17公里处,这也是我平时训练跑过的最长距离。此刻的我,虽然因天气湿度较大出汗较多脚底开始有些湿滑,但总体感觉依然比较轻松,满怀信心完赛的同时,心里也将完赛时间由“230”提到了“210”。有了这样的想法,心中默默道别跟随了一路的“儒雅大叔”,再次加快了速度,将配速提到了每公里5分30秒继续前行,一路上超越了不少跑者,也追赶上更多的赛会全马“兔子”,他们基本上两人一组,不少跑者跟随在身后。追到全马“430”的“兔子”时,可以看到前面的19公里标示牌了。不知从何时开始,左边的赛道上也开始有从21公里处折返回来的全马选手。对他们心生佩服的同时,自己的感觉也不再轻松,脚底的汗水越来越多,双脚不再轻盈,呼吸也开始急促,特别是看到前方是满是跑者的长长斜坡,对跑步的感觉开始由享受过渡到坚持。过了19公里指示牌不久,从志愿者手中接过饮料进行了第二次补给,不久就看到了“前方长坡谨慎加速”的提示牌。虽然有些疲惫和不适,但我还是提醒自己注意上坡的动作要领,加大身体前倾角度、减小步幅加强呼吸深度,经过最为艰难的一公里多赛道后,此次半马的终点――天涯海角景区已清晰可见。精神的力量是无穷的,最后的几百米,自己虽然刻意控制了速度,但还是不自觉的加大了步伐、加快了步频,在热烈的欢呼声中和几位跑友一起高举双臂冲过了终点。 还没来得及看清自己的完赛成绩,前方的志愿者已将完赛包送到我的手里。一边调整呼吸一边继续朝着海边前行,手表上显示的完赛成绩是“203”,这个成绩令我非常满意。穿过“椰子山”和“按摩放松点”,请人在完赛标识牌前留影后,径自来到海边观景台。这里聚集了不少早已完赛正在拉伸的跑友,我放好装有运动饮料、酸奶、完赛奖牌等物品的完赛包,面朝大海靠着观景台的护栏也开始拉伸,不时有汗水沿着湿透的衣服、滑过双臂和双腿滴落到地面。身边是来自全国各地的热情跑友,虽然从未谋面,但大家因为共同爱好的跑步而很变得容易交流,经年丰富的跑友还热情地教我这个新手如何放松拉伸。印象较为深刻的是一位来自新疆的年轻妈妈,娇小的身材蕴藏着巨大的能量,虽然我不知道她的完赛成绩,但可以肯定的要比我好。还有一位身材健硕的健身教练,站在一旁十分轻松地和朋友聊天,刚开始我还以为是来这儿观光的游客,后来得知他一路上边拍照边照顾同伴就以“145”的成绩轻松完赛。还有那位来自上海、以“200”完赛的大哥,虽然对自己的成绩比较满意,但还是和其他来自北方的跑友一样,对三亚潮湿的天气有些不太适应…… 约半个小时后,我开始前往取包区域领取存放的参赛包。由于终点在天涯海角景区内,一路上偶尔还能碰到为数不多的游客。“椰子山”和“按摩放松点”排队的人更多了,我在“椰子山”的自助区拿了个椰子,凭借多年的经验,用完赛包内的酸奶吸管轻松地捅破椰肉、喝上椰汁,令在一旁用完赛奖牌砸了老半天也没有结果的一对年轻夫妻既惊叹又羡慕,也学起我的方法操作起来。路过终点附近,看到完赛包领取处排起的长队,心想我应该还是5000名半马选手中到达比较早的“少数”,心中不禁涌起骄傲和自豪。从热情细致的志愿者手中接过在出发点存放的包裹,与其他选手一起上了返回市区的摆渡车。车上一路都比较安静,除了偶尔有几名结伴而行的同伴低声交谈外,大部分跑友都在分享微信或闭目修养,我也将自己的首马照片分享到了有限的朋友圈,更多的时候一边欣赏窗外高速公路两旁的风景,一边回味比赛的过程。摆渡车的终点火车站离酒店约两公里的路程,下车后我走路独自前往酒店。虽然浑身的肌肉有些酸痛,特别是发胀的双腿不是很好控制,但还不至于到无法步行的程度,加之湿透的鞋袜和衣服已经风干,不到半小时我就抵达了酒店。从老婆热切的拥吻中,我深深感受到了她的兴奋、激动、骄傲、自豪、佩服、鼓励……

 

后记。

 

2月27日,周一。早餐前陪老婆到三亚湾的海边散步,刚下车就看到参赛时跟随了一路的“儒雅大叔”,他正满头大汗地压腿拉伸,丝毫看不出年过花甲的他就在前一天刚刚跑过半程马拉松,我为这样的偶遇感到惊讶,更被大叔对跑步的热爱和坚持深深折服,虽然很想上前与大叔交流几句留下联系方式,但实在不忍打扰他的专注,期待有缘的我们在以后的比赛中尽早再会。午饭后从酒店前往机场,网约车司机是土生土长的三亚人,这位朴实热情的大哥,50多岁上下的年纪,黝黑瘦削的脸上写满风霜。从他十分蹩脚的海南普通话中,我听懂了他们以前耕种的土地早已被政府征用,目前一家五口每月的日常开销大概在5000元左右,还有时常需要的人情支出,而一家的收入来源主要依靠老城区的一栋房子出租,还有就是他的网约车。相比以前种田的日子,他还是觉得现在过得更加轻松和幸福。机场有不少和我一样返程的跑友,他们身上或红或蓝的参赛T恤、背后鼓鼓的参赛包,提醒来来往往的乘客这个城市刚刚举办过马拉松赛事,也重新勾起我对比赛过程的回忆。坐在起飞爬升的飞机上,望着窗外的云雾山海,心中涌起一丝不舍和失落。

 

再见,三亚!再见,2018年海南马拉松!

更新于 2017年3月20日

关联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