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ve Wild.在野|山知道
马德民 2017-03-15 19:47 杂谈

 

68a26915733c4fe3ef177ca9b178f6f4

 

在你看不到的地方,

以你看不见的速度,

山拔高,

河切割,

谷隐没。

在感知之外的地方,

还有更多力量尚未被命名与诠释。

 

76f70c3361c7884978f57ad333f88d10

两种力量改变着地形的样貌,

一股来自内在,一股来自外在。

内在的力量源于地球核心的热能,

热能让岩浆涌升,

板块像火锅上的油花一般漂移,

内在的动力为地球造出青春的肉体。

3628d1b30ccd4ff1d04cbd38cf4b3f7f

外在的力量多是摧折,

水接收来自太阳的光与热,

积云降雨汇聚成河,

河水切割消磨着地表。

年轻的飞瀑跨过多折崎岖的流域,

成为长久的河流,夷平古老的陆地。

河水活着,河水侵蚀,

河水的最终点是海。

dbd9189287da9f5989ba166af55cb542

出海了,

河就不再以河的身分流动,

不再切割峡谷,

不再搬运沙泥。

科学家站在河的立场,

给海平面取了别名,

对河而言,

海叫做最终侵蚀基准面。

77a8a70ba000569c37fe8fa994fdd311

 

好几世代的科学家凝望太空的深处,寻找着类地行星,

为的是更了解宇宙与地球,了解他人与自己,找出不同与相同;

好几代的文人寄情于景,山海或雨,雷电或云,

人们以所见之景为镜,从中照见自己。

地球不只是隐喻,也是自我意义的居所。

 

106f0506c3547d6a3000f4b5041b5be9

 

感到浑沌的时候,

我们将自然和自我视为相对的概念,

将世界分成内在与外在,

分成灵魂与躯壳,

分成内容与形式。

我们探索地球的方式,

就是我们认识自己的方式。

 

 

29f120c91bd6ff9079ffd0cf699aaa4c

 

我们将难解的事物以音节、语言、文字细细割开。

我们当中的科学家把改变地貌的力量,

区分为营内力与营外力;

我们当中的恋人把改变关系的力量,

区分为爱与欲,灵与肉……

为了检视隐微的因果,

为了便于想象力运作,

为了清楚搔到背痒处,

我们必须给那些复杂且综合的现象安上名字,定下坐标。

 

 

98a45f57e9e521fbad6b6fb4bbe4197f

 

拥有语言的这些年来,

我们获得千万套标准,

可以在一秒内二分世界,

却逐渐失去把观点还原为一体的能力。

有时候会因此沮丧,

觉得二分法造成太多不可逆的伤害。

人们对于二分法的依赖也是自然演化的结果。

几乎所有脊椎动物都有对称构造,也都懂得战或逃。

逐渐接受二分法是自然选择给予的不可避免的本能。

日有夜,

生有死,

爱和不爱,

我们的意识应该就是如此流动着。

 

 

95ac6fe9dfe7ea7438dc14c0d7b76325

 

相对于最终,就会有暂时。

科学家站在河的立场,

给那些不是海的平面取了别名,

对河而言,湖泊、水库叫做暂时侵蚀基准面。

湖泊是河流的歇息之处,

暂放下一身的砾石泥沙,

暂缓搬运,行沉积作用。

河水在此平静像一面镜子,

它以为湖水就是归宿,

透着珠宝般的澄澈。

 

4b54341971df2e8e59ea5473ce0e2507

如果你是河,

你的本能就会在心底像水印那样透露着──

你在等一场突来的雨,等一个突来的谁,

让你满溢,让你山崩,让你湖破,

让你像泥水奔流混浊上路,

让你就算眷恋也无法回头。

就算你只是你,你还是会像一条河。

3cb8df0a6f76a60cd1893e49ca31288c

生命中的困难,

都来自于无法分辨暂时或是最终。

一条河该永远停留或者继续激荡呢?

身为一条河,

我们无法选择流域,

这世界上又有几个人,

能够选择爱与被爱的方式呢。

69dce6dd6bc06d743c99dfd0c1df1cf8

 

每当疑惑如迷雾,就去看最终侵蚀基准面,

去看海。

生物多水平移动大于垂直移动。

鱼离开水面十厘米鳃就滤不到氧气,

人往水底两米肺就被挤压到无法呼吸。

垂直的改变太剧烈了。

据说有一种鸟类叫做黑白兀鹫,

它是世界上飞得最高的鸟,

它可以飞到海拔11000米。

只不过这个纪录是由一只被吸进飞机引擎里惨死的黑白兀鹫留下的。

傻鸟飞到那么高的地方做什么呢?

0a4ce31f7aa0c37127aeb4b98046287f

成长是一连串的向上移动

想要更多自由,更多朋友,更大天地。

来自心底的热能像岩浆一样推动人的山脉抬升,

身体壮大,浮出海面,

成为一座寂寞的岛屿。

岛上的山脉来自板块的冲撞,

岛上的山脉来自人的矛盾冲突。

dd4f0cd956b61ccd1b3a23c72d005ced

爱更像侵蚀作用。

人被欲望切得彻底,

心口被蚀出一道峡谷,

越想要得到,

就越用力消灭自己。

的愿望被隐埋,

无处可去的力量爆发。

地层断裂,

强震在生命中留下断层。

某部分的自我陷落,

换来另一块的抬升。

抬升的地块阻拦了河,

留住水堰塞成湖。

相遇相爱筑坝蓄水造湖养鱼;

相恨相忘溃堤崩毁泛滥成灾。

只在洪水狠狠穿出低谷时,

才知道远方有海,

才知道回头都是小湖泊。

 

e941fe73150aa6495efad5d7f9455d75

 

后来更常看海,除了享受浪花和边界意象,更思量它。

思量它是河流的最终侵蚀基准面。海像零让自己归于平静,

生活的岛屿被这个巨大的零统治着,向往大海是为了归属感。

 

ad4012c620d3b00bea76185592bd2964

 

这样一想就发现,

还有更多地质活动、气候变迁以及天文异相,

对人而言都不只是隐喻而已。

人生的过程和地球的生态,

在我们感知之外的地方,

也许正以某种尚未被察觉和命名的方式与我们互动着。

 

Live Wild

在野

山知道

 

74a4e1f4aca209e15002db596c97bbea

 

摄影

HAREM SEWAISI  

流云飞月  乐游游

绘图

Carrie Stephens

 

 

2017 野性祁连越野跑官方网站

www.ultraqilian.com

640?wx_fmt=jpeg&tp=webp&wxfrom=5&wx_lazy

 

报名通道

 

640?wx_fmt=png&tp=webp&wxfrom=5&wx_lazy=

最酷 

http://reg.zuicool.com/99457

 

更新于 2017年5月4日